深化林业审批制度改革

——聚焦浙江省林业改革之简政放权篇

  中国绿色时报10月15日报道(记者  王钰 
何晓玲  通讯员 
邵大方)
 “解决‘一个问题’,增强‘三个活力’”,这是浙江全面深化林业改革的总体方向。其中,“调整政策增活力”被放在了重要位置。
  浙江省林业厅厅长林云举说:“如何解决阻碍林业发展的政策性问题,深化林业审批制度改革,尽快修订和完善相关的政策与法规,已成为实现林业现代化的迫切需要。”
  为此,浙江省林业厅通过调整、下放、取消等方式,改革现有的林业行政审批事项,同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推动管理方式由重审批、轻监管转为宽准入、严监管。
  晒出权力清单
  该管管住、该放放开
  今年6月25日,浙江省公布首张省级部门权力清单,其中包含林业权项65项。
  在权力清单制订过程中,浙江省林业厅进一步简政放权,对事关资源配置的权力,严格按照市场在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要求予以清理,对需要加强监管的事项予以强化管理。
  初步梳理出的十大类365项权力事项,凡涉及管理微观事务过多过细、工作内容相同相似、基层政府管理更加方便有效、市场机制能够自行调节或行业能够自律管理的审批事项,省林业厅逐一减少、合并、下放、转移。共减少疫木调运许可等权力事项48项,合并权力事项51项,下放公益林变更调整等权力事项57项,转移林业碳汇立项与审批等事项15项。
  对省林业厅原有的行政审批事项,除部分涉外事项外,凡是基层提出需要下放的,省林业厅全部予以下放。其中,19项行政许可事项共下放15项;下放行政处罚和行政强制事项属地管理25项,100%实现属地下放管理。为确保放权到位,浙江省林业厅制作了202个公章分发各市县,确保市县作出的审批决定及时合法有效。
  该放的放开到位,该管的也要管住管好。
  浙江省林业厅主动与省编办沟通,将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该管却职责不明的事项列入清单。
深化林业审批制度改革。深化林业审批制度改革。  可食林产品质量安全及投入品使用监督检查是一项涉及食品安全的行政权力,社会关注度高,但责任大、要求严、风险高。虽然现有法律法规并未明确规定此项职责由林业部门实施,但浙江省林业厅积极作为、主动接管,真正做到对事关群众生命健康的问题不回避、不推责、不放任。
  政府效率提高
  百姓办事迅速便捷
深化林业审批制度改革。  义乌市的简政放权工作是浙江省的典型代表。
  2011年5月6日,我国第十个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义乌市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全面启动。2012年7月,为支持义乌试点工作,省林业厅下放行政审批及管理事项23项。
  今年3月,义乌市开展权力清单梳理工作。市林业局进一步提高办事效率,在下放的23项事项中,13项新增事项承诺时间由省林业厅规定的20个工作日压缩为15个工作日,10项原审核件承诺时限由20个工作日压缩为2个-7个工作日或即办不等,23项事项承诺时限由506个工作日压缩为224个工作日。其中,办件量较多的林木种子生产许可证和林木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项目,由原承诺时限15个工作日压缩为2个工作日。
  “林木种子生产和经营许可是前置审批项目,缩短审批时限能帮助企业尽早拿到经营执照,尽早开展经营活动。”义乌市林业局副局长何斌说。
  本着“把麻烦留给自己,把方便让给群众”的服务理念,市林业局积极推进网上审批,对木材经营加工许可、种子生产许可和种子经营许可等3个许可事项实行网上审批。申请人可在网上下载表格填写提交,并将纸质版拿到乡镇盖章,市林业局在进行现场查勘时将纸质版表格取走,审批完成后将许可证邮寄到申请人手中,申请人全过程都不用前往审批大厅。义乌市林业局审批科科长陈刚告诉《中国绿色时报》记者,开展网上审批以来,全市共办理审批事项32件,占同期许可办件量的28%。
  简化审批手续为林农带来的便利不止于此。
  征占用1公顷以下林地许可原需通过省、市、县三级逐级上报,下放到设区市及部分县(市、区)进行审批后,审批手续大大简化。丽水市林业局行政审批处处长宋光裕说:“虽然看上去只放宽了1公顷的审批权,上报省级审批的项目数却减少了50%以上。”
  丽水市林业局原有行政审批事项44项,在省林业厅进行下放后,市林业局又将所有下放到市、县两级的事项全部下放到县,现在剩余行政审批事项15项。其中,征占用1公顷以上林地审批不再通过市林业局审核,可直接由县林业局上报省林业厅,市林业局不再进行实地勘验,审批时间减少了1/3。
  善用无形之手
  林业部门转向监管
  近日,浙江省林学会被确定为全省5个有序承接政府职能转移工作试点学会之一,试点承接科技兴林奖评审和科技成果鉴定两个项目。省林学会已与省科协签订了项目实施合同书,成立项目实施团队,制定完备的试点项目实施方案,承接政府职能转移各项工作正有序推进。
  随着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在政府职能转变的过程中,社会化组织逐渐成为承接政府放权和实施社会服务职能的重要载体。
  在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的同时,省林业厅主动将政府的有形之手让位于市场的无形之手,将原有的名牌林产品认定和森林食品基地认定等与企业消费品信誉及质量相关的事项,从权力清单中剔除,交由产业协会等社会组织进行认定,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推动林产企业强化经营管理、提高产品质量。
  浙江省林业厅政策法规处主任科员黄辉总结说:“凡是市场能决定的,省林业厅不再干预,最大程度减少行政审批。”
  行政审批许可项目调整下放后,林业部门的监管方式由前置审批转变为事中事后监管。进一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不仅是省政府的要求,也是林业部门的职责所在。
  浙江省林业厅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陆献峰说:“传统的管理模式只注重审批而忽略了事中事后监管,行政审批事项下放后,林业部门的监管责任并没有下放,要从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上做文章。”
  “文章”该如何做?省林业厅正在不断探索。
  针对技术人员较少的实际,省林业厅提出通过政府购买的形式进行招投标,引入有能力的公司及中介机构承担技术性监管工作的思路。公司或中介机构对行政审批开展情况作出技术性的结论,林业部门根据结论出具评判结果。此外,省林业厅还将开展分类监管,进行随机抽查。
  简政放权后,百姓办事更方便,产业发展更健康,林业部门也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保护生态资源、发展林业事业的顶层设计规划中,推动林业现代化发展。

发表评论